你的孩子會變成新聞裡的國中生嗎?

作者:陳雅慧  出處:親子天下Web Only

最近是教育線記者忙碌的一周。霸凌新聞每日一爆,社會瀰漫著不安的情緒。我們害怕著這群「失控的國中生」,但是面對12到15歲的孩子,到底,造成「失控」結果的責任是不是應該大人多一點。

霸凌新聞採訪筆記

12月27日早上九點參加全台灣國中校長的「防治校園霸凌總動員行動」。坐在我旁邊,一位來自高雄的校長,數度不支打瞌睡。我問校長早上幾點 到的?「我搭凌晨一點的統聯。」「什麼?」「搭統聯來回一千元,搭高鐵來回要三千元,學校實在沒有什麼錢……」這位新校長,為了學校的困窘的經費,想盡辦 法參加各種計畫和專案,申請經費並提高學校的知名度。「我們學生參加租稅詩歌朗誦比賽得到全國第一喔!」「租稅詩歌朗誦比賽?校長,你去哪裡知道這樣的比 賽?」

就這樣,教育部把全台灣不管是在阿里山或是台東、金門……的國中校長號召在新北市的會場,一共九百多位國中校長,依照地區,簽到之後排排坐好。

教育部長官諄諄告訴校長們學生霸凌的法律責任。重述教育部目前有「人權教育」、「法治教育」、「正向管教」、「品德教育」、「生命教育」、「性別平等教育」、「愛的教育」各種計畫和網址,拜託校長要領導學校「融入」各種課程,重視校園霸凌議題。
中午一點鐘大家領便當鳥獸散,校長們又以新北市的三鐵共構車站為中心,往台灣四面八方歸去。校長們在長官講完話後,所提出的問題,也是目前校園裡面真正的困難,卻仍沒有答案:

「根本沒有人要當生教組長,訓導主任得要校長三顧茅廬,一再拜託……怎麼辦?可能酌量提高加給?」

「要求家長帶回管教,家長根本不理,學校又能怎麼辦?」

「年輕老師們不知道現代社會中家庭的狀況,不理解學生生命的樣態,無法同理,怎麼包容和管教?」

最近是教育線記者忙碌的一周。霸凌新聞每日一爆,社會瀰漫著不安的情緒。我們害怕著這群「失控的國中生」,但是面對12到15歲的孩子,到底,造成「失控」結果的責任是不是應該大人多一點。

桃園縣八德國中老師上台北陳情罷免校長記者會上,擠在數十台攝影機的縫隙中側耳傾聽記者們用急促的語調詢問許多「有畫面」的細節:

「請問被嗆開槍的老師有在現場嗎?」

「學生帶西瓜刀那天情形是怎麼樣?」

「學校真的有『生死門』嗎?」

「『撕口袋幫』學生有多少人?他們怎麼恐嚇同學?」

老師連署的隔天,我到桃園縣中壢市的一所國小演講,題目是:「教出品格力」,突然怎麼覺得有點狗吠火車。我問出席的老師們:「請問老師,你們很多也是父母,你們覺得自己的孩子會變成新聞上面那些國中生嗎?」老師們都搖搖頭。

為什麼?

因為這些老師們知道自己的孩子有父母貼近的觀察,行為稍有偏差就會受到父母的關懷;而不是像有些孩子,每天遊蕩在街頭也乏人聞問。

因為這些孩子還有舞台,知道自己好好唸書,未來可以唸好高中、好大學,實踐夢想;而不是在學校的考試制度下,找不到成就感所在,整日和老師格格不入,彷彿一個大傻瓜。

因為這些老師的孩子們從小被教導是非對錯的界線,知道有些價值的紅線不能跨越;而不是看電視長大的孩子,或是玩電動長大的孩子,現實世界的紅線在這些媒體呈現的和虛擬的世界中是輕易可以跨過的。

把校長會議上,校長提出的問題和學校老師們對於自己孩子自信的答案拼湊起來,其實才是解決整個校園霸凌事件的答案。

答案是,再多的大拜拜會議無濟於事,政府必須積極幫助學校増能,社會必須正視家庭失能的現況,升學制度應該要幫所有的孩子創造舞台,如此下一代才能建立起自己的價值,而這價值是能善辨是非的。

記得上個月到一個中部縣市的國中去當了一天的國中生,他們美術居然有期中考,全部是背誦的填空題,實在震撼著我。我問他們的教務主任:「這樣,最後美術可以得到高分的,絕對不是會畫畫的學生?為什麼要這樣教?連僅剩下一點點的術科樂趣都被剝奪?」這位年輕的教務主任遲疑一下:「對,其實很多國中生三年是在教室枯坐……」我聽了很心痛。

這些枯坐的國中生是不是先被大人放棄,然後,他們才放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小小菁英培育學苑~寶貝好專心高EQ

小小菁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